苹果手机如何获得国外帐号密码和密码

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 这是钱钟书在《围城》写下的一句话,却能精准描述当下的苹果供应链们。

曾经的果链巨头之一的歌尔股份,最近发布了 2023 年半年度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3.33-4.99 亿元,同比下降 76-84%。这也是近 6 年来,歌尔股份最 惨烈 的一份财报。

在 2021 年,歌尔股份市值最高达 1995.97 亿元。如今,歌尔股份市值只剩 633.46 亿元,缩水 1362.51 亿元,不及巅峰时期的三分之一。

不仅净利润和市值暴跌,歌尔股份还在 2022 年裁员近万人,公司管理层裁员 40%,但依然没有熬过至暗时刻。

2001 年,歌尔股份创始人姜滨与妻子共同创办了 歌尔声学 ,也就是歌尔股份的前身。从 2003 年开始,歌尔声学就开始研究蓝牙耳机的自动化和智能化生产,并在 2004 年,研发出第一款蓝牙耳机;2006 年成为中国蓝牙品牌第一;2008 年,改名 歌尔股份 在深交所上市。

一路节节攀登的歌尔股份,逐渐成为国内蓝牙耳机市场无法忽视的生产商和制造商,也顺理成章受到了苹果的青睐。

从 2010 年开始,歌尔股份正式成为苹果供应链的一员。同年,歌尔股份营收增长 134.70%,净利润增长 171.53%;股价从年初 2.4 元 / 股,飙升至年底的 7.66 元 / 股,翻了 3 倍左右。

到了 2018 年,歌尔股份以 100% 的良品率拿下苹果Air Pods 30% 的代工份额,成为 Air Pods 全球第二大代工厂。歌尔股份的业绩和市值迎来爆发性增长,2021 年达到历史峰值,收入高达 782.21 亿元,股价上涨 8 倍。

虽然数据喜人,但不安定的因子也随之埋下。在 2021 年的 782.21 亿元收入里,近 5 成的收入来源来自 客户一 ,也就是苹果公司。

歌尔股份如同所有果链一般,对苹果高度依赖所折射出的业绩脆弱性,没有多元化业务来提高自身的抗风险能力,一旦苹果对其不满,随时都会引爆业绩炸弹。

苹果公司虽然出手阔绰,但并不是一个宽容的甲方,反而是非常苛刻的 后妈 。在近十年里,有太多供应链被苹果主动剔除,歌尔股份也不例外。

2022 年 11 月 8 日晚,歌尔股份在深交所发布了一则风险提示性公告,正式通告称收到苹果通知,将暂停生产 AirPods Pro 2。而 AirPods Pro 2 的停产,将影响 33 亿元年度营业额,约占去年营收的 4.2%。

被苹果剔除出供应链,歌尔股份随即股价、市值、营业额出现雪崩。时至今日,歌尔股份市值缩水 1362.51 亿元,并且依然在持续下跌中,看不到暂缓趋势。

苹果作为全球出货量最大的手机商和 PC 商,对其产品所使用的各类硬件要求极为严苛,能够挤进苹果供应链,就证明自己产品的质量已经达到行业最高水准。并且,依靠 iPhone 的业内第一的销量,足以让一家供应商完成积累,冲击 A 股和创业板。

另一方面,作为供应链 管理大师 ,苹果一直以来都在各种技术和生产层面,有着绝对主导权,核心环节始终掌控在自己手里。一旦有供应链过于强势让苹果感受到压力,苹果就会通过制衡权术去弱化、分割厂商份额,进一步强化自身的绝对议价权。

2020 年,苹果公司剔除了国内超过 34 家供应商企业,精密光电薄膜元器件制造商欧菲光位列其中。

和歌尔股份相似,欧菲光是光学产业头部厂商,欧菲光深耕相机光学赛道 20 年,核心业务是微摄像头模组和光学镜头。2016 年正式打入 果链 ,成为苹果在中国的 30 家供应商之一。

成为果链后,欧菲光仅用一年时间,市值高涨达到 700 亿,势头直逼发展比自己早近 20 年的舜宇。

苹果手机如何获得国外帐号密码和密码

和所有果链发展一样,欧菲光也过度依赖于苹果。在 2019 年,苹果为欧菲光贡献营收 116.98 亿元,占其当年总营收的 22.51%;在 2020 年,苹果贡献营收达 145.12 亿元苹果id切换美区,占其当年总营收的 30%。

然而到了 2020 年,欧菲光被美国商务部宣布列入实体清单,随即,作为美国企业的苹果立刻将欧菲光从其供应商名单中剔除苹果手机如何获得国外帐号密码和密码

欧菲光开始断崖式下跌,截止当前,欧菲光总市值为 193.5 亿元,比起巅峰时期的 700 亿,缩水了超 70%。

欧菲光事件 也彻底撕碎了国内供应链企业的遮羞布,央视就对国内供应链企业发出了呼吁: 要摆脱对苹果的依赖,多元化布局。

摆脱苹果依赖症 的唯一办法,就是寻找自身的 第二曲线 ,不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例如被踢出果链的欧菲光,就开始进军智能汽车领域,研发新能源汽车所需的影像模组。

歌尔股份也在开始转型 VR/AR 领域。目前,歌尔股份已是 Meta 和 Pico 等厂商 VR 的核心代工商,Meta 和 Pico 两家企业接近占领了 VR 领域 80% 的份额。其中,在海外市场 Meta Oculus 份额占据 90% 以上,而在国内市场 Pico 的份额占到 8 成。

歌尔股份在这两家头部 VR 设备商的重要性颇高,2020 年,歌尔股份拿下 Meta Quest2 的独供大单;还给 Pico 提供 ODM、声学模组等,整体单机价值量达到 76 美元,占整体硬件成本的 21%。

在 Meta 和从 Pico 的带领下,歌尔股份陆续得到了多位厂商的认可,从菲涅尔转向歌尔股份 Pancake 方案,有望继续提升在 VR 产业链中的价值量水平。

努力摆脱苹果依赖症 的头部果链还有很多,除了歌尔转型 VR 硬件生产之外,立讯精密、蓝思科技和欣旺达都已瞄准了新能源汽车领域。

同时,国内自主品牌的崛起,也分食了苹果的市场。因此,苹果公司也在寻找新的代工厂和市场。

Counterpoint 报告称,在 2020 年,印度产 iPhone 仅占其全球产量的 1.3%,两年后这一数字上升至 4%,预计今年将升至 7%。去年,苹果印度制造 出货量同比增长 65%,产值同比增长 162%,带动苹果在印度整体智能手机市场的比重从 2021 年的 12% 提升至 25%。

再加上从去年开始,在全球市场中,苹果的营收和净利润已连续两个季度同比下滑,唯独印度市场有不错的表现。

和中国市场拥有华为、小米、荣耀、OPPO、vivo 一干自主品牌不同,印度没有核心自主品牌的竞争,这也让库克也肯定了苹果在印度市场的潜力。

据媒体报道,库克加大在印度的投资承诺,表示苹果供应链加速移出中国,以后将把印度设成主要市场和生产基地。

虽然苹果和印度看似在 双向奔赴 ,但在苹果供应链中,印度的占比并不高。在苹果公布的 2020 年全球 200 大供应商当中,一共有 610 个工厂参与了苹果产品的制造;其中,中国有超过 150 家供应商和 259 个工厂,占比超四成,而印度仅有 9 个工厂。

虽然将数量庞大的供应商和工厂,从中国向东南亚、南亚迁徙,是个非常困难的事情。但苹果公司的的确确是准备这么做,果链外迁已经成为无法逆转的现实。

曾经的果链们,只能重新寻找新的增长空间,或智能汽车领域,或 VR/AR 领域,甚至还有一部分果链开始涉及光伏、储能等领域。

但不管怎么说,被苹果抛弃的果链,业绩的阵痛是在所难免的。唯有掌握核心技术,或者完成产业转型,才能从苹果依赖症 中解脱。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