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申请美区苹果id账号

6月23日,本周五。中国市场研究行业协会会长沈浩先生。在结束了对美国的考察以后,来到网络智酷沙龙,对美国之旅进行了分享。

实力当选中国市场研究协会会长中国市场研究行业,这个协会的背景首先比较民间,更多的:是来自于会员的方式,所以比较民主,是一人一票的投选。所以那天先形成了常务理事会,常委大概50多家,之后再选举理事会,常务理事会,再选择会长、副会长等等这些。第一次说你要主动说我要当选,你要竞选的,你要陈述你的竞选纲领。我就去竞选了,当然底下有很多人说沈浩应该你选,因为好像就你能当上了,当时我也觉得我能当上我才去选的,如果一点没指望,跟特朗普似的我就不参加了,我那时候勇往直前。经过三轮激烈的竞选,最后我以25:22当选。

上世纪九十年代,那时候在市场经济环境里有大量的外企,国外投资进入中国,它需要了解中国市场的情况,所以需要去调查中国市场的状况,所以那时候慢慢就诞生了很多市场研究公司。

在市场研究公司里面,一般来讲市场研究分成几大类,一类叫做专项研究公司,比如说益普索、GFK,中国手机市场销售情况,中国零售研究情况,中国收视率情况其实都是来自于这些调研公司的。电视行业情况可能来自于索福瑞,手机调研情况可能来自于GFK,消费终端等等都来自于市场研究公司,包括零点,新生代市场研究机构,就是说市场研究会非常普遍。

目前来讲,在中国市场研究的企业有三千家,我们的市场研究行业协会成立以后,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有了270家会员。在中国的市场研究里,我们可以看到是80年中期就有中国市场研究了,信息化领域是很专业的服务领域。最早在制造行业,像联想、海尔都是我们国内主要的大客户,更多的还是像移动,和联通打仗的时候它需要了解消费者市场。所以我们会按照产品,比如说快速消费品、耐用消费品、媒体等等这些行业,同时我们也涉及到一些领域的苹果美区id有必要转到国区吗,比如说医学、医药等等销售市场,所以市场研究有时候还跟社会研究、社会调查有关。比如说做人口普查,中国的国民素养等等,后来的发展也进入到了这个市场,比如说艾瑞互联网研究,DCCI,易观国际。原则上他们也属于采集数据的一些公司,但是这些公司他们开始并没有加入到我们的市场里,因为我们更多的是拿着问卷在街上、入户或者通过panel进行调研,他们也是,但是因为互联网传统市场研究相对更加传统一些,所以没有跟上今天所谓的互联网的步伐。

互联网数据采集方式跟我们不一样,是机器采集。我这次在美国参加了一个年会,并且做的访问,今天我们主要是分享这块的东西。我在会上做了两个演讲,一个是在整个论坛上做了中国市场研究的发展状况的演讲,之后在整个论坛上专门有3个小时,中国的论坛,中国有四个演讲,其中有我一个。我们知道中国行业协会是受管控的,所以我们90年成立以后实际上我们并不是一级协会,一级协会是来自于CIA。我英文简介的时候都这么解释,就是中国的信息协会,这个信息协会是发改委下面的一个一级协会。

我们知道做调研涉及到很多抽样、入户以及统计问题,所以这里其实还有一个归口叫做国家统计局。国家统计局为了控制社会民间调查,我们就会发现有两个,一个是国家调查叫国家统计局,我们的调查就叫做民间。所以国家有一个很重要的法律,就是民间调查机构不能从事跟国家统计局所从事调查相类似的东西。为什么要这么说呢?大家知道,如果你出现CPI、GDP、人口普查,这是不是抽样调查,你也委托做一个CPI行不行呢?前段时间阿里也通过阿里数据做CPI数据嘛,这个要小心了,因为国家统计局有规定你不能发布类似CPI的指标,可以作为研究指标,所以我们都归口到民间调查机构。

除了民间调查机构之外还有民间涉外调查机构,只要是委托方来自于境外的调查怎么申请美区苹果id账号,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还是公司、政府还是港澳台,这都属于涉外。涉外调查都需要国家批准,这事好像有点不靠谱,但是必须这样,你不这样国家就不让你做调查。

首先CASRO这个组织是社会测量、市场测量机构,有320个会员。320个会员覆盖了整个美国3.2万雇员,接近80亿美元在全球调研市场,美国行业占到了85%的市场份额,以及30%的全球市场研究行业的费用,这还是一个很主流的市场调研组织。这次会议主要议程是“技术和创新论坛”CASRO几乎是服务于北美的美国研究行业的组织,全球商业联盟等等。这里要说明一下,美国的协会是非常杂乱的,分得很细。我们去的时候并不了解CASRO这家协会是不是像中国协会一样,到底是什么背景。

首先CASRO这个组织是社会测量、市场测量机构,有320个会员。320个会员覆盖了整个美国3.2万雇员,接近80亿美元在全球调研市场,美国行业占到了85%的市场份额,以及30%的全球市场研究行业的费用,这还是一个很主流的市场调研组织。这次会议主要议程是“技术和创新论坛”CASRO几乎是服务于北美的美国研究行业的组织,全球商业联盟等等。这里要说明一下,美国的协会是非常杂乱的,分得很细。我们去的时候并不了解CASRO这家协会是不是像中国协会一样,到底是什么背景。

就是讲的转换。第一个她给出市场研究是不是要消亡,或者说面临着重大的改变。这种改变是什么呢?从这几个维度来讲,第一个我们可能收集的不是直接的了而是间接的了,我们收集的信息不是人们记忆中的信息,不是填表了,而是来自于消费者实时的数据。第二个我们已经不是那种常规的采集数据了,而是时时刻刻反馈的东西,我们又短可能又是非常简单或者非常有意思的东西,而不是过去拿着问卷问你40分钟的东西。

在这个变化中,其实她强调了我们现在采集信息和关注点,要把技术、常规的东西赋予新的规则。新的规则就是科学与艺术的和谐、统一,所以她强调在CRM、策略计划、品牌建设、分析思考上都发生改变。所以在第二天的讨论中,进行了Pew Research Cente的一个研讨,这就是皮尤研究公司。它关于选举,同性恋、人口、社会有很多研究,它是建立在华盛顿的地方,提供关于社会社交的一些趋势,特别像美国的选举调查还是媒介人们的认知还有经验性的社会科学研究。在中国经常能看到皮尤民间调查,研究中新等等,这个女的是它的研究总裁,非常牛。她对美国的政策、策略,以及媒介、记者、互联网、科学技术、宗教、公共生活,以及全球态度趋势,比如说认知美国人,中国形象等等。像这种具有社交特点的调查非常重视样本的来源。

她做了很多调查研究来评判到底现在什么样的调查是准确的,因为面临着社会的变化,比如说你的panel好不好,大家什么什么是panel,就是固定样组。就像我们想获得北京市的信息,我们在北京建立200个人,这200个人固定给我们提供信息的样组。中国有很多了,比如说电视剧收视率的调研,这是索福瑞控制的。另外消费结构,居民储蓄的固定panel。同样一些公司想建立很多信息都想建立panel,还有名单列表,有的专门拿到了医生名单,保险用户名单,这些都是不断的更新来获得人们的信息的。所以它专门研究了数据采集的质量问题,在这个问题上皮尤公司设定了美国的趋势演讲环节,这里面就会请教很多家,他为了做一个验证,做了十个同样问题的调查,请了全球十个公司做调查。它自己做了大概3100个样本,其他做了1100个样本,这个会上他得出了结论,还不错,大家都还行。但是在整个质量控制中谁最好?谁事后加全,谁事前加全?加全就是事后推断一个事务的时候,能把样本数据推到总的数据,这个放大要通过事前或者事后加全。

参访Facebook、彭博社、苹果、Google见闻会议结束后就到了第二个行程,就是参访,我们就要去联系一些企业去看一看。这次主要是两个地儿,一个是纽约曼哈顿美区苹果账号id被封,一个是旧金山。

第一个我去了兰卡斯特,这个地方散居了30万人,美国离开纽约一百米就全是农村了。那儿有一个阿米希人,是一支来自德国基督教的分支,这个宗教有这样特殊的族群,有一个特点就是不用任何外来电力,马路上跑着车,他们马路上跑的是马车。我们用电灯,他们用煤油灯,我们用冰箱,他们也用冰箱,是煤油冰箱。自行车连传动装置都没有,就拿脚蹬,还有很多传统吃住行的观念,他们耕种都是用手工的。你要认识美国的话真得真正进去。

我们第一个去参访的的FaceBook,CASRO他们利用他们的背景来帮我们联系了FaceBook。可以去FaceBook纽约总部我们觉得非常好,结果到了FaceBook觉得怎么没人上班啊?都十一点了。他们说我们不用上班,你上不上班无所谓,不一定来办公室上班的,而且跟厂房一样,乱七八糟的。其他也没什么特殊的,但是他们市场研究总监以及一位像北美的人,一位是出生在巴西的华人后来到美国,就这三个人跟我们进行了关于FaceBook在市场研究上的交流。

怎么申请美区苹果id账号

第一个FaceBook自己有数据,它要不要做市场调查,它其要我们干吗呢?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我们能给FaceBook带来什么?当然FaceBook不能进入中国,所以我们没法理解。他们就说我们没有跟美国市场研究有冲突,为什么?第一你们的市场太小了,我们不值得霸占你们,中国市场小,美国市场也不大。所以他说我们不是竞争关系,但是可能是合作关系,就像今天的阿里。阿里有没有必要真的做市场调查呢?因为它自己拥有大量消费者的消费数据,但是他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提供更好的数据洞察,换句话说我从阿里拿到的数据洞察来服务于我的客户,阿里愿意做,美国FaceBook也愿意做,这是第一个,当然是不是表面上这样说呢? 另外他们确实动用了大量的FaceBook的数据来实现全球化的趋势研究,这是他们本身具有的一种特色。他们在数据表现上也可以看到他的数据来自于尼尔森、GFK。美国人,特定区域的人的消费习惯、消费趋势、生活形态,这种变化趋势可能还是来自于全轮廓的,他们也需要洞察这一点,所以FaceBook跟我们有过非常热情的交流。但是在FaceBook里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进入FaceBook以后有一个比这个电视还大的大屏,实时显示着FaceBook所有的趋势,这是我喜欢的大屏显示,这个有点像阿里双十一的实时大屏。

我们又去了彭博社,彭博社其实一直在做互联网上,新媒体,机器人新闻等等这些的工作,所以他们的一个总监是说华语的,应该是台湾人,原来是在银行做投资的,一年前加入到了彭博社。彭博社它是做金融财务投资的一个媒体,做它的所有信息。你应该把彭博社分成两块,一块是搜集到的新闻,财经类的新闻信息。

你还要看到它提供的是数据服务,它既有媒体的也有数据服务的,所以它的数据服务是一人掏两千块钱买它的软件,它的软件会实时的给你显示它所采集的所有全球,或者特定行业的经济指标数据,以及各种数据对你整个做投资决策的支持,所以它面向的应该不是个人用户,而是全球的商业用户。那么这些商业用户做金融分析、商业化投资、股市等等,大概不会陌生于彭博社。

到了彭博社以后,我们一看这个楼真的很牛,很怪异的形象,有点像潘石屹的那种楼。美国“9·11”以后,进大楼都非常费劲,要拿着护照申请ID再进去,否则任何大楼进不去,只能在华尔街到处转。

他们跟我们介绍彭博社的发展,说他们是做什么的,但是没有聊合作。所以我们第一次看到美国彭博社这样的组织架构,因为他的头就是布隆伯格,原来是纽约市市长。中间我们也穿插着参观了联合国总部,美国自由女神像,我们早上去了一趟。他们安排,我们坐船进去,看着特别美。

SABLE大数据中心我们又接着参访了SABEL的大数据中心,我们认为什么叫大数据中心?但这个大数据中心就在曼哈顿的一栋大楼里。从一楼开始看,比如说一栋楼二十层,最上面的是办公区,中间是数据区,再底下是存储区,这个楼进去以后要戴安全帽,我想降温怎么办?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可以去参观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企业,当然了像这家公司带着我们从头到下的讲,我们没看到大数据中心到底是什么,我们只是戴着安全帽看了一大堆的线,那个线缠的不怎么样,比德国人来说。但是我们也没看过中国数据中心怎么缠线,美国人是比较实用,德国红、黄、蓝的线很标准。

微软MTC我们还去了微软的MTC,就是微软的技术中心,微软的技术中心也在曼哈顿地区。进去以后它是卖各种各样微软服务,包括电脑展示的。进到楼上以后,第一个就进到了VR和AR实验室,你会发现它做了非常酷炫的,有点像这个屋,到处是黑的,摆着大电视,还有一些设备,以及拍出来的所谓的虚拟现实的东西,以及微软整个创新的东西这些。

这些创新的东西,我们认为微软是落后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微软在数据呈现以及地理信息方面,就是它给你展现的东西非常具有家庭、办公,很酷炫的东西。所以它在AR、VR会投入各种各样的东西,包括游戏这一块,它不是展示厅而是技术创新中心,更多的是基于展示的中心,而不是真正做编程和制作的,实际上它不是参观工程,就是它是办公的,但是又像是大家有一个讨论研究,真的不像我们所说的办公区。我们可以看到有一些人像形式上的办公,但是并没有看到懒散的美国人的那种工作方式。

苹果苹果简单的接待了我们一下。他那个苹果总部正好在硅谷地区,也赖我们,它旁边有一个总店。我这也是新买的,但是不是在苹果店买的,我去了美国的时候一个老师忽悠我,说你得买一个这个,这个特别好。因为可以用手写的笔,我将来可以拿这个东西做事情,这个笔就跟写书一样,这个笔吸引了我,所以我买了。我们在那儿看到了我今天穿的这个衬衫,这是苹果的纪念衫,算上税32美金一件。结果只有那个店,在全球唯一的店销售这个,其他任何店都没有。这个穿着特舒服,特别好,也不贵,当时我们不懂。这一买,人又多,成了购物了,人家要接待的时间就耽搁了,人家就简单领我们参观了一下,苹果其实并没有做好准备。

苹果这家公司在美国太有钱了,也挺霸道的,这个范围我们并没有看到。跟着对比就去了英特尔公司,你不去找它,它也会有一个展厅参观,我们对英特尔也没什么兴趣,所以就参观了一下英特尔的基本状况。进去一看全是历史,第一个芯片怎么样,全球最严格的防尘等等一大堆。

我们去了谷歌,谷歌对我们的触动是最大的。第一大感触就是谷歌有自行车,他们先把我们拉到一个地儿,谷歌自行车做成了谷歌的样子,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情景,谷歌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地方,就是谷歌有这样的自行车,你可以骑着自行车玩一玩,我们因为有时间,所以就骑着自行车到处溜达,去看看美国。其中在谷歌除了自行车,还有一个东西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兴趣,这是安卓的东西,对谷歌来讲现在最挣钱的是安卓系统,这是我的第一个感触。

第二个感触是进入它的园区,在这个园区里有专门的谷歌的人接待我们,跟我们聊天。谷歌接待第一个中国代表团跟他们进行深入交流,在市场,在营销层面上就是我们,FaceBook也是这样说的。我们去的时候是他们接待的,但是谷歌市场总监是在伦敦的,它是伦敦的两个人通过远程互动跟我们交流的,并没有跟我们面对面的交流。一个华人,一个美国人,他专门给我们制作了一个PPT,非常认真的从远程来讲。这是中国人,原来在中国的盖勒普还做过,现在是谷歌的研究人员。这是老外,他们的研究总监给我们讲谷歌的一些情况,当然这个过程中我们大家都在听,也在交流。 交流的过程中我们参观了谷歌的一些环境,当然你到了谷歌你会发现,已经跟英特尔完全不一样了。首先碰到了一件事情,就是我们要照集体相,聊了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出来,出来之后要再参观一下谷歌。结果在参观的过程中,我们照完相,觉得集体照要有人,就请一个人给我照了相。他就问你们是不是想参观参观啊,他就主动的带着我们去参观了一下谷歌。这个女的带着我们,给我们介绍谷歌的这些情景,这边有一个恐龙。为什么要放恐龙呢?这是谷歌的一个特征,他说谷歌是创新公司,不断向前,就像马云说阿里要做百年老店。它时刻警惕着恐龙,恐龙是化石,是老朽的,避免谷歌变成恐龙,在这儿告诉大家他们要不断的警醒自己,不断创新。 另外比较有意思的,这也是我人生第一次喝了谷歌免费的果汁、可乐,可以随便吃、随便喝,只要你戴着工卡。而且他街上到处是吃饭的,但是另外一个角度来讲,FaceBook和谷歌的风格是不一样的,这其实是一种文化。 这是谷歌食堂,谷歌的人,特别是他的领导,TOP的哪些人,每天都有一个时间在这儿跟大家交流、讨论,大家可以提问,这有点像食堂里的一个主讲,这形成了它非常重要的问题。他TOP的领导经常在这儿,当然谷歌的员工也可以在这儿进行一些活动,这些活动也可以进行相应的交流、学术活动、争论产品、争论市场、娱乐。第二个感觉是整个参观过程,这个女的叫义工,换句话说,谷歌的每一个员工都有责任去带着那些人做访问。

换句话说今天SOHO二期来了我想看看,他的员工有时间,应该有责任和义务,甚至他觉得很光荣来介绍这里,他有这样的人,这个人完全是义务来帮我们做介绍。其实我们是有当地的接待我们的可以讲中文的台湾人,是谷歌员工,这时候我们就觉得谷歌真的是一个太棒的企业了,我们当时的感慨觉得谷歌已经实现了。据说它的员工如果病逝,家庭所有的医保就解决了,你知道在美国解决医疗这可是大笔的费用啊,所以人们只要在谷歌工作,而且这部分人的产值是全球产值非常高的一部分人。

看看这个,我们一直在谈无人驾驶,百度也在做无人驾驶,我们认为这些概念慢慢在变成现实,但是还是实验性的。到了谷歌你发现不一样了,为什么?你只要在那儿待着一会儿一辆开过去。

“沈浩老师不仅是中国市场研究协会会长、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生活中摄影技能也满满。以下图片来自沈浩老师微信朋友圈—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